中國工業報 郭俐君

從“物”的連接到業務流程的連接,直至企業和企業之間的連接,不斷落地深耕的工業互聯網,已悄然步入下半場。

日前從工信部獲悉,截至3月底,企業關鍵工序數控化率、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分別達52.1%和73%,工業互聯網平臺連接工業設備總數達到7300萬臺,工業App突破59萬個。通過連接大量工業設備上云、實現產業鏈各環節智能協同,工業互聯網被認為是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力量。

數據顯示,中國工業互聯網平臺已經超過500家,而全球范圍內的統計量是600家。顯然,無論是從平臺、App數量,或是相關的硬件設備數量來衡量,中國無疑位列第一方陣。但目前存在的最大問題是,我國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很多是由大型企業自建,彼此之間缺少數據共享和協同應用,數據二次開發的巨大潛在價值被忽略。

對于中國制造業而言,如何以工業互聯網為載體,打造更具靈活性和敏捷性的供應鏈,提升企業經營韌性,成為鍛造核心競爭力的關鍵之一。


一枚硬幣的兩面

新冠疫情的一場大考,讓全球企業開始以全新的角度來審視和布局供應鏈。如果說之前對于供應鏈的聚焦更多源自于對效率和成本不斷優化的考量,那么現在的關注點更加集中于安全性和可持續性,比如抵抗風險和沖擊的能力。

的確,隨著互聯網的急速滲透、生產水平的大幅提升、物流體系的突飛猛進、全球化進程的不斷加速,供應鏈在企業經營過程中的核心地位也逐漸凸顯。這促使企業不斷擠壓庫存和人力成本,通過全球采購加速流轉來控制成本,實現盈利最大化。

這無疑對供應鏈的韌性提出了全新的要求。新冠疫情的突然暴發,把這種危機放大到極致,全球供應鏈巨大的脆弱性和漏洞都被暴露出來。

如何幫助制造業企業在遭遇巨大沖擊之下仍能確保供應鏈“轉得動、產得出、送得到”,全球頂尖的軟件供應商都在尋求最佳解答。

“從韌性這塊來看,韌性意味著我們面對危機,快速從負面向正常去反彈的速度。企業缺乏韌性很重要的一點是他們的業務流程是不對接的,響應速度是很緩慢的。”SAP中國副總裁、首席數字官彭俊松博士認為,在工業互聯網多平臺的現狀下,未來不單是實現平臺之間數據的交換和集成,還要進一步實現平臺之間業務流程的集成。

彭俊松舉例說,有一家做自行車的企業,在疫情剛開始時訂單大幅下滑,但由于疫情期間很多公共交通受到影響,企業的訂單在抵達谷底之后突然來了一個巨大反彈。“這時候考驗來了:第一,你的采購能力要能迅速通過電子化的手段,把需求迅速傳遞給所有供應商做尋源。第二,你生產制造產能要快速放大,如果自身產能不夠,要能夠迅速把它發包出去。我們說工業互聯網,正是因為它具備了從設計到采購、制造、交付、運營,整個一體化的能力,才能讓企業有這樣一個高效率去應對變化。”彭俊松認為,所有能力的快速提升,都要依賴工業互聯網,實現企業自身的響應速度、自身的制造設備集成一體化、跟供應商的連接、跟物流商的連接等等。


制造業加速

據麥肯錫預測,到2025年,通過推動工業互聯網等相關項目,制造業企業和供應商能夠創造3.7萬億美元的潛在價值。

對于中國制造企業來說,雖然所處機械化、信息化、數據化程度各不相同,但都能通過擁抱互聯網,找到適合自己的解決方案。無論是在設計、采購、物流、制造還是運營階段,每個企業都需要有生態網絡。以前的做法是企業自己跟這些合作伙伴做點到點的連接。靠項目本身的資金,那是有限的數字化的連接。量大了以后,靠企業自身去連是不太現實的。這就存在一個業務網絡的概念,通過有第三方ICT(信息與通信技術)背景的企業搭建基礎設施,提供一個大家都能夠去跟跑的高速公路。

早在2015年,徐工集團就與SAP公司達成戰略協議,雙方戰略合作項目從工程機械價值鏈上下游角度,基于大數據技術和應用,把物聯網智能云服務應用拓展到徐工全球設備的智能制造和智能服務中,實現對工程機械設備的研發設計、安裝調試、智能物流、風險預警等業務流程的覆蓋和優化。

事實上,類似于徐工、三一重工、合力叉車、大全、中國重汽、上海電氣等大型企業,都已經在工業互聯網上布局頗深。接下來,這些企業主要考慮的將是如何利用最新的技術和能力實現采購和網絡的全球化拓展目標。

除此之外,這里面還有一個資產智能網絡的概念。比如企業銷售一臺車在海外某一個地區,要了解它的工作量是多少,它可能產生的維修備件和相應技改、相關圖紙變更等等,都需要把車子作為一個在數字化雙胞胎當中最重要的數字資產放在網上,讓所有相關的利益相關方都有權限去使用。像這個功能,三一重工在海外已經全面開始推廣和應用。在實踐不斷深入的基礎上,三一重工還開發出了一套工業互聯網平臺——根云,為業界提供了一個可供借鑒的案例。


如何抵達“超級連接”

一個很明顯的趨勢是,近幾年來SAP等企業在中國的布局落子都致力于成為中國工業互聯網平臺的真正“超級連接者”。經由將所有成熟的智慧套件模塊化、App化,打造工業互聯網連接平臺,打破工業互聯網平臺之間的“孤島現象”。

而為了打破“平臺孤島”,解決平臺體系化升級問題,中國政府一直在積極作為。不久前,政府主導成立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創新合作中心,正是由7家部屬事業單位和170多家工業互聯網平臺企業共同發起成立的交流平臺和創新載體,旨在打通創新鏈、產業鏈、供需鏈、資金鏈、人才鏈的壁壘,加速平臺體系化標準化創新發展。

目前,中國工業互聯網發展的策略是大企業建平臺,中小企業用平臺。大企業建平臺意味著各個行業的龍頭企業自建以各個行業為背景的平臺。行業性平臺的好處是對垂直行業有針對性,但在平臺與平臺之間的連接性方面,可能會帶來成本上的挑戰。

“未來的理想狀態是,盡管每家廠商可能研發自己的工業互聯網平臺,但通過基于云端和邊緣端的開放接口,不同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和不同的設備之間就可以進行連接。當然,這其中涉及安全、協同等一系列問題,需要合作伙伴一起創立標準,共同解決。”SAP全球副總裁、SAP中國聯席總經理董志剛表示。

董志剛說,在工業互聯網的下半場,SAP將從IT和OT的融合、數據驅動、互操作性以及持續創新四個維度,把原來傳統IT技術和企業在運營過程中產生的數據全面整合,形成智慧企業迫切需求的洞察力,再轉化為相關行動,從而優化現有的業務流程包括制造環節。